并对所有文件加盖骑缝章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1-11 16:17    次浏览   >

接近举牌方华豚企业的人士认为,爱建集团数次申请停牌,披露内容均含糊其辞,不明确披露具体事项,有理由质疑其通过拖延复牌为要约收购设置障碍,侵犯投资者的交易权。

自4月17日起至5月25日,爱建集团先后以“有关事项待核查、重大事项未披露”等为由,持续停牌。爱建集团6月24日最新停牌公告显示,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将从5月25日继续停牌不超过3个月。

该人士认为,经过3周的“核查”后,上市公司才披露要约收购摘要,并同时发出声明质疑内容真实、准确、完整。

接近广州基金的人士指出,爱建集团披露的以6月3日作为要约收购期间起算点,并认为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在前的说法,明显是人为操纵规避相关规定。此外,爱建集团正在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行为,在未履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的情况下即启动,在程序上已违反收购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

6月3日,爱建集团却声明,“自本公司遭遇举牌以来,已对公司的内部稳定、正常经营、业务发展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响,并对公司未来发展带来重大的不确定性。”

爱建集团在4月25日披露的《关于落实发审委会后事项的回复》中表示,“均瑶集团已与爱建特种基金会等各方达成关于获取爱建集团实际控制权的一致意见,且已计划进一步增持爱建集团股份,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现有的增持行为难以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造成重大影响。不会对本次非公开发行构成实质性不利影响。”

今年4月16日,上海华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国际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基金)首次举牌爱建集团,并称未来6个月内,拟继续增持爱建集团不低于2.1%的股份,且计划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改组董事会。近两个月后,6月3日爱建集团披露要约收购书。广州基金拟以18元/股,收购爱建集团约30%股权,预计耗资77.61亿元。

证券时报·e公司独家获得多份公正文件显示,今年5月8日,12日广州基金分别通过电邮和亲信前往爱建集团位于上海的爱建金融大厦办公地址,公证下送交公告文件,并由爱建集团工作人员签收。

广州基金一方认为,公司于2017年5月15日即通过公证送达的方式将《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送至爱建集团,但该文件于2017年6月3日才予以公告。

对此,爱建集团也有说法。6月3日爱建集团公告称,截至6月3日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披露前,公司已陆续收到收购人本次要约收购的内幕知情人名单和查询持股情况的申请,并已向相关部门申请查询,但尚未收到应由收购人提供的登记公司出具的20%履约保证金到账或相关证券冻结的证明,以及登记公司出具的公告日前6个月内相关内幕知情人买卖公司股票的相关证明。

但根据爱建集团2016年年报披露,自2016年7月起,王均金担任董事长。同时更换5名监事,新增1名副总经理。并预计于定增完成后完成5名董事的推荐。由此可见,董事会人员变动较大。

6月26日晚间,爱建集团(600643)公告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公司自查,并披露预计停牌时间存在前后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上交所强调,公司应妥善处理重大资产重组的停复牌事宜,切实避免长期停牌。

根据6月24日公告,本次重组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而爱建集团定增事项仍然在会,涉嫌违反2项行政许可事项不得同时进行的规定。

由于爱建集团曾多次表示交易对手为拥有标的资产的第三方,换言之,在华豚企业、广州基金、均瑶集团之外,将有新资本加入到这场混战。

事实上,广州基金与爱建集团的交涉一直“困难重重”。上述接近广州基金的相关人士称,在广州基金就上交所相关问询函答复后,按照上交所要求于6月12日向上市公司发出邮件并提交纸质版材料,爱建集团无人接收。6月13日再次送达时,爱建集团要求更改签署日期、更改答复中涉及爱建集团的相关文字表述,并对所有文件加盖骑缝章,否则不予签收。上述拖延致使答复内容于6月14日晚才得以披露。

回顾这次重组,今年4月17日爱建集团非公开发行过会批准,但截至目前,证监会尚未下发批文。在此期间,5月25日,爱建集团公告筹划重大事项。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爱建集团认为,公司启动重大资产重组在前,广州基金启动要约收购在后。2017年5月25日起,公司已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而广州基金收购报告书摘要的提示性公告在6月3日作出。在上市公司因实施合法的资产重组行为而停牌期间,若同时竞合存在要约收购行为,应以重大资产重组为先,待重组预案拟订并对外披露后复牌,使二级市场形成合理的价格后,方可实施要约收购行为。

6月24日,爱建集团首次透露此次重组的标的资产情况,即一家多元化经营的综合类业务公司,经营业务涉及金融、城市开发、休闲旅游、大健康等领域。同时,公司表示,交易方式初步拟定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

该人士称,广州基金于5月16日将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报送至爱建集团,请其协助查询停牌前6个月内收购人、一致行动人以及相关关联方交易及持股情况,并先后于5月22日、6月8日根据爱建集团要求补充修改具体申请文字。按照规定上述业务申请只能由上市公司提出,但截至目前,爱建集团尚未提供上述交易及持股情况记录,并以前述交易记录缺失为由认为《要约收购报告书》备查文件缺失,为要约收购设置障碍。

根据《收购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收购人作出提示性公告后至要约收购完成前,被收购公司除继续从事正常的经营活动或者执行股东大会已经作出的决议外,未经股东大会批准,被收购公司董事会不得通过处置公司资产、对外投资、调整公司主要业务、担保、贷款等方式,对公司的资产、负债、权益或者经营成果造成重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上交所已经因为停牌问题多次发出监管函,督促爱建集团及时复牌。

此外,6月15日,爱建集团公告称,公司截至6月12月公告报送前,尚未收到广州基金的回复函及其他函件,到6月13日才陆续收到文件。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对此,接近广州基金人士认为,今年5月15日,广州基金将签署的《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以及广州市国资委批复等文件公证送达上市公司。但5月15日至6月3日期间,爱建集团多次要求对《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核查并补充备查文件,但拒不明确何种备查文件及法规依据。上市公司对要约收购文件提出无依据的要求,故意拖延信息披露,涉嫌违反相关规定。

另外,6月3日,爱建集团声明称,“自公司通过重组改制引入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要股东之一并转制为民营企业以来,董事会、管理层及核心子公司管理层,均保持了高度稳定。”